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诱人的闺女
诱人的闺女

诱人的闺女

????周末来临,给大家送上一段小小的快乐,希望大家喜欢。-

-  把闺女的脚丫架在自己的大腿上,正因为双手垫背,才没有彻底暴露出自己勃起后的丑态。-

-  对于品尝西餐之后的老离来说,虽然感觉红酒的味道不如白酒来的舒服、有劲儿,可酒后的滋味,你让他单独面对闺女的肉丝美腿,本就心旌摇曳,又岂能在按摩过程里没有感觉!-

-  虽说身体倾斜微微避让着,可乱性的节奏在忍耐中扰得老离心里麻痒痒的,让他的脑子一时一个变化,收发不住了。-

-  一会儿自责,心里暗骂自己龌龊,不为人父;一会儿又双眼精炯,盯着闺女的身体看来看去。尤其鼻孔间不断飘散着闺女双腿的体香味道,纷纷扰扰之下,困扰着老离,让他很是揪心。
-
-  这种浑浑噩噩的感觉,很容易让人心里产生出各种错觉,尤其是处于酒后朦胧中的状态。
-
-  欲望在酒精挥发之下,理智的神经元早已不再平稳,一切渐渐归于本我。-
-
  老离似乎也已经忘记了自己现在的窘境,潜意识下明知自己勃起之后很不舒服,可偏偏对着闺女的嫩足把玩不断,或许是闺女穿着的睡衣非常薄透,或许是她腿上的肉色丝袜实在太过于招摇,隐隐约约伴随肉光潋滟出的明艳色泽不断闪耀,总是不断吸引着老离的眼球,让他爱不释手、情不自禁,去摸、去瞧。
-
-  明知飞蛾扑火,却义无反顾,这实在已经算是在玩火了,只不过老离酒酣过后,色胆包天,壮了他的怂人蛋,让他在纠结中不忍并且不愿松手,越是这种心态,带着及其强烈的压抑感,偏生而出的兴奋度就越发强烈。
-
-  迷惑了的心境下,眼神便特别发贼,闺女不光是腿上的丝袜诱人,她所穿着的薄纱睡衣更是引人一片遐想。吱吱吱,老离心里咂摸着滋味,隔着睡衣便能看到闺女那撇着八字的丰肥硕乳,好馋人啊!
-
-  闺女的这对豪乳,自己是摸过的,肥腻之中极为压手,不光是没有下垂,反倒因为岁数的原因更为硕大壮观了,让老离心中不免产生出一丝嫉妒「都让我这姑爷摸遍了,这,这未免也太幸福了吧~哎!」男人的目光在注视着女人身体时,无非也就是那么几点。有人喜欢看腿、有人喜欢看胸、还有人喜欢看女人的脸蛋,芸芸众生下的姿态万千,他们各自找寻着自己心中的点,在窥淫之下,获取那种视觉带给他们的快感刺激,随后便开始意淫起来。-
-
  两面性的心里左右着老离,这或许就是人的本性,徘徊在这光明和黑暗之中,心里的变化也是不断徘徊在反复之间,当天平一头的砝码压过了另一头时,便渐渐倾斜,在吃不到葡萄时,带着无比羡慕,心里酸溜溜的,就更控制不住眼球的错动了,简直就是哪里有特色,老离他就非要一睹为快不可。
-
-  扫来扫去,当老离看到闺女躺在沙发上的那一脸舒醉时,不禁再次品头论足起来。不要说闺女喝了红酒,就算是一口不沾,她那满月上的晕红也是让人看得心醉。
--
  身体放松后的离夏翕合着眼睛躺在沙发上,让父亲给自己按摩双腿,嘿!这算是跟他邀功求奖励吗?同样是喝了红酒,熏醉感使得离夏浑身软绵绵的,特想让父亲给自己按摩按摩……在按摩中,让她回味起当年没结婚时的感觉,尤其是扎在爸爸身边撒娇,就是喜欢这个样子,飘飘忽忽的感觉真好。
--
  不都说闺女是爸爸前世的情人吗!爱不够的。这是前一世情爱缠绵的再续,就算是喝了孟婆茶,在今生延续下来,依然要宠溺着她、纵容着她、偏袒着她,直到她找到了新的归宿,也不愿她受到丁点委屈,继续心疼她、怜惜她、牵挂她,直到走到人生的终点,再也无能为力。这或许就是父爱,无私中不讲道理,正因为他是发自内心,所以就算是再暧昧,那也是爱的体现。-

-  情,在这明亮的客厅里演绎着,就像这五月的风,吹在脸上,心也跟着荡漾起来……老离把眼偷瞧着闺女醉眼迷离的样子,见她一脸惬意,早已踮起脚尖、翘起自己的左腿把闺女的双腿架在上面,以这种方式缓解自己裤裆里的肿胀。随后老离的双手不疾不徐地顺着闺女的脚丫轻轻揉动起来,从闺女圆润的脚趾头开始,慢慢地一直揉到她那细滑的脚心,一边体会着肉色丝袜的爽滑,一边品味着闺女的一双暖玉,可谓是过足了手瘾。-

-  呼吸的不均匀,完全可以解释成酒后的自然反应,毕竟闺女的胸口也在不断起伏,想来自己嘴边呼吸的急促,恐怕闺女也不会想到别的什么方面吧!-
-
  这段过程,老离在没人打扰之下看似漫不经心地推动着自己的双手,实际上心里早就荒草丛生了,在他看来,如果闺女真要是入睡的话,那样就能再次体验一把下午的心跳感觉了,可惜,闺女只是假寐,他还真不敢太过于放肆。-

-  说来好笑,老离的这种心态完全就是在体验着偷的感觉:神经绷紧、两眼游离、身体紧张颤抖、呼吸紊乱。或许老离只是个初哥,还没达到更高的层次,不能做到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相比较来说,他能释放出自己的情欲,哪怕是一丁点,虽说他没有意识到,其实这已经是突破自我了。
--
  闺女那双笔直的小腿极为修长,腿肚多肉而又极为弹丰,在超薄肉色丝袜的包裹下,油腻腻的极为炫亮,这且不说,小腿和浑圆饱满的大腿之间形成的曲线,真的是让老离这个当爹的看着都不想错开眼珠了,可见这两条玉柱的颀长和匀称,岂能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健美就能表现出来的。-
-
  欲盖弥彰的纱衣,刺激挑逗着老离身体里那不安分的情欲,当他看到闺女两腿间隆起的那一团肥腴之物时,羞喜之下,脑子里便再度闪现出下午抚摸触碰闺女肉体时的情景来「闺女像极了老伴,想当年,老伴可是随我予取予求的,这岁数的滋味别提多滋补身体了,尤其是放进去之后,嘿嘿~简直要了我的命啊……」脑子里幻想的同时,老离越发感觉浑身燥热难当,裤裆里的阳具也早就等待不及,甚至是溢出了男人润滑的体液,滑溜溜地隔着包皮,让他感到糟糕透顶,偏偏还要忍耐着左腿上的酸麻,继续沉浸在意淫之中……就在老离魂不守舍胡思乱想时,耳边传来了一声呼唤「姥爷,妈妈是睡着了吗?」,冷不防之下,外孙的声音犹如惊雷,让老离心里一颤的同时,这下可好,他垫高的左腿一下子就落到了地板上,因其双手正在抚摸揉推着女儿的小腿腿面,那柔软丰弹的腿肚仿佛长了眼睛,刮着老离勃起的阴茎实实在在地擦着他的小腹落到了他的大腿上,让老离不得不弯腰锁紧后背,急切间,赶忙把自己的左腿盘到了右腿之上,左腿瞬间的酸麻感和阳具的压迫感让老离的嘴里直打吸溜。-

-  离夏脑子里的意识有些模糊,她正享受着父亲的按摩。这种感觉好熟悉、好温馨,痒痒的脚心不断传来一阵阵酥麻感,她的人本来就有些慵懒,耳边忽然传来儿子的声音,这倒是没什么问题,可双腿经过父亲这么一落,只感觉自己右腿碰到了什么物体,还把它硬生生砸到了父亲的双腿上,落下又抬起的过程在自己清醒过后,让离夏一刹那就明白了过来,原本熏醉的脸蛋上变得更为酡红了。-
-
  来不及过多思考,离夏赶忙收回了双腿,坐正身体睨着眼前的儿子问道「怎么了?」「妈妈,我要洗澡,嘻嘻~你给我洗吧」诚诚脆生生地说道,这吃过西餐满足了他的口腹之欲之后,在卧室里玩耍了一阵游戏,诚诚心里盘算着想在洗过身体之后再痛痛快快玩耍一番,所以就想到了妈妈,想让妈妈跟自己一块洗澡。
-
-  看了看一旁转动着的钟表,时间显示才八点多,离夏看着儿子一脸兴奋的样子,早就猜出了儿子的心里,随后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嗯~让你姥爷先洗吧,回头妈妈再跟你一块洗。」离夏穿好了拖鞋,站起身子宠溺地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回头时,正瞥见父亲贼忒兮兮的样子,她娇嗔着「爸~您是不是忘记给张姨去个电话了?」老离偷瞧的动作被闺女发现之后,他嘿然一笑,随即拍着脑袋说道「看我这脑子啊,对对对,是得给你张姨去个电话了,合计合计婚事,呵呵~」。老离打着马虎眼,依旧坐在沙发上没有动作。不光是心虚愧疚,腿上的酸麻也不允许他动作一二。
-
-  离夏推了推儿子的身体,轻柔地对他说道「宝贝儿,你先回房玩一会儿吧,到时候妈妈喊你」,见父亲揉动着左腿,离夏噗嗤笑了起来「我给您放水去,泡个澡轻松一下,别让自己总压抑着」说完,她扭摆着曼妙的身子款款走向浴室。
-
-  按动调节开关之后,水流便缓缓流进了浴池,看着浴池中的清澈水波,离夏的心里琢磨起来「应该让父亲早点结束单身生活了,总一个人生活,不上不下的滋味不好过啊,长久下来,还不把他憋坏了」,琢磨父亲的私生活,毕竟有些唐突,但作为过来人,又是父亲的掌上明珠,不替他考虑生活,还指望兄弟啊,他自己都稀里糊涂的……小勇从姐姐家出来之后,心里烦躁无比,打了车直奔乡下而去,给池塘打氧时,左右琢磨着父亲再婚的事,想着想着就想起了妈妈,他越想越心酸,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爷们,坐在看守鱼塘的小房子里,眼角竟湿润了起来。
-
-  小勇的心酸自是因为父亲的再婚问题让他想到了故去的母亲,他伤心了一会儿,心里多少好受一些,便点了一根香烟,不断安慰自己「姐姐说的情况也对,为了爸爸操心费力,姐夫又不在她的身边,其实她也挺苦的,妈妈要是活着的话……」,抽了三两口烟,小勇便觉得嘴里不是味道,索性扔掉了烟头躺在简陋的木板床上,翻来覆去之间,又愤愤道「姐姐明知不行,为何还要支持爸爸再婚呢?爸爸怎么就被那个骚狐狸给迷住了呢,也不看看她是什么变的。」辗转反侧在闷热的小屋子里,小勇无奈地叹着气,最后竟稀里糊涂地睡着了,这性子也是够谁一呛啊!
--
  小勇心里的不满自然随着回家把情绪带到了饭桌上,在酒后更是难掩心中的郁闷,唉声叹气起来。见小勇一脸不悦的样子,陈占英自是询问一番,当得知亲家再婚这个消息,虽说不知道具体日子,倒是比小勇看得透彻,想当初他还鼓励老哥魏喜再婚呢,对于亲家老离的情况,他更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理了理来龙去脉,嘲讽着、笑骂着就把话说了出来。
-
-  「我说小勇啊,你这平时嘻嘻哈哈惯了,怎么比我这老脑筋还不开窍,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思想,不是爸说你,你自己当爹之后玩心还那么大,就不顾别人的感受了?他伺候你妈两年多,容易吗?呵呵,你这混小子。」「爸,瞅您说的,我就是看那个骚狐狸不顺眼,也没说别的什么啊」小勇本来是挺郁闷的,被丈人这么一说,等同于重复了姐姐之前所说的话,这阵营搞的,他倒成了孤家寡人了。在被训斥的过程里,小勇不时把目光巡视到了妻子身上,希望能够听到一丝安慰自己的说辞,只不过他的表情颇为滑稽,歪着个脖子,眼睛扫来扫去的。
-
-  见父亲数落丈夫时那拨浪鼓似地摇着脑袋的样子,而丈夫又是一副不着调的模样,一旁的秀环和母亲都不约而同地笑了,娘俩咬着耳朵说道「这爷俩,真是一对活宝啊!」「呵呵,看看你这臭脸子,你姐当初抽空跑来跑去地替你爸分担压力伺候着你妈,你怎么不说好了呢,现在倒埋怨起她了,谁都没资格说她,你就更没资格说了。」陈占英冷眼旁观,过往的生活历历在目,更何况他嘴里说的都是实情,加上他本身也是活了一把年纪,自然是站在亲家的立场上考虑事情了。-

-  秀环向父亲使了个眼色,站在自己的角度劝解开导着丈夫……身为儿媳妇,秀环回想着曾经跟公婆一起生活的日子,公婆对自己身上的体贴、照顾、宽容,可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回报。
-
-  反观自己和丈夫,那段期间虽然心里也搁着婆婆的身体安康问题,可毕竟体会不深,更没有像大姑子那样以身作则,抽出时间就跑来伺候病床上的婆婆。自从自己当了母亲之后,秀环对于父母的养育之恩可谓是体悟深刻,再不似两口之家时那样毫无牵挂了。
--
  理解过后,秀环自然明白大姑子的用心良苦,儿女再如何体贴,终归是忙忙碌碌的,远水解不了近渴哪如老伴陪在身边心里踏实,就算这个老伴是半路出家,那也是老伴啊!把这道理掰开揉碎讲给丈夫,也算是在心中告诫自己,顺者为孝,一家人和和睦睦比什么都好……老离赤身裸体躺在了泡池里,浸泡在热水中的他,倚着身后的靠背,细皮嫩肉的身体并不松弛。泡了大约二十分钟,放松下来的身体上的皮肤呼吸松爽,连下体的卵蛋都嘟噜成了一片,黑丢丢的阳具软趴趴地耷拉在两腿间,虽然疲软但个头还挺肥硕。-

-  就在老离起身走出泡池还未来得及擦拭身体时,卫生间的房门便被打开了,只见闺女手中端着一套清洗过的浴巾走了进来。
-
-  老离赤身裸体光着个腚,在这盥洗室的灯光的照耀下,黑不溜秋的阳具和光滑白腻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反差之下,身体越发白皙,阳具越发黑肥。-
-
  天哪!自己的丑态怎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女儿看见啊,老离忙着用手遮掩自己的下体,慌乱中就被闺女用浴袍围住了身子。-

-  「把头发擦干净,要不要吹吹风呢?」经常陪伴儿子洗澡,对于父亲的赤身裸体,作为一个过来人,离夏自然也是见怪不怪,嘱托着父亲的同时,因为裙摆有些拖曳,离夏伸手在腰间把裙摆打了个结,便弯腰清理起泡池。
--
  闺女翘挺的臀部被超薄肉色连裤袜包裹着,首先这两条大腿就让人耐不住咂起了滋味,肉光折射后,紧绷中透出来的色泽鲜艳明亮,大腿上简直就像抹了一层明油,让人只想把手贴在上面,抚摸一下它们到底有多光滑柔润。
-
-  自从看到闺女把睡裙盘在腰间,老离的眼睛就不够用了。闺女那浑圆翘挺的蜜桃形臀部被老离近距离罩在眼中,甚至因为闺女的弯腰,让她的臀部高高扬起,蜜穴看起来更为肥腴凸出了。-

-  闺女股间倒扣着的馒头就像刚出炉一样透着新鲜,朦胧间仿佛散发着一股雌性求偶气息,让人不自觉地把目光投向这神秘而又敞露着的三角地带。紧绷的肉色丝袜里那两片褐肉色的褶皱肉翅被肥隆的大阴唇包笼着,虽然上面遮掩着一道布条,可这布条都陷入了肉缝里了,这还管用吗?-
-
  老离直勾勾地盯着女儿的私处,颤抖的心底禁不住呐喊道「夏夏的肉穴怎么这么肥啊!」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罩在老离身上的浴巾在裆部的位置上便被顶了起来。那一刻,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阳具又活跃了起来。
-
-  离夏清理完泡池,依次调温放水,回身时发觉父亲的表情异常,当意识到父亲把目光盯向自己身体上时,简直是哭笑不得。从储藏柜里拿出了吹风机,立身于父亲身前,离夏嗔道「湿漉漉的头发也不说擦擦,跟个宝贝儿似的。」她嘴里所说的宝贝自然指的是自己的儿子,但用在父亲身上,也恰如其分地把父亲老小孩的心性表达出来,上了年纪,返璞归真的好奇感越来越强烈了。-
-
  被闺女按住了脑袋,老离都不知道自己这一天里几次尴尬了……吹风机的开关在打开之后,暖风便呼啸而至,正因为自己低着个头,闺女晃动着的身体使得她胸前的硕乳摆来摆去,身为一个正常男人,虽然岁数稍显大了一些,可这并不妨碍老离的身体反应,让他的心又野了起来。-
-
  「以前诚诚的爷爷总说,湿漉漉的头发不吹干了,对身体不好。爸,以后您可要记住闺女所说的话啊!」离夏一边轻轻拨弄着父亲的头发,一边晃摆着吹风机替父亲风干头发,她关切地叮嘱着父亲,就像平日里对自己儿子嘱托那样,身上自然而然显露出的那种浓郁而又充满熟韵的母性味道,带着醇厚的体香,随着她自己手臂的晃动,让离夏胸前那对撇着八字的硕乳看起来更加肥腴熟颤了。-

-  跳动着的奶头是欢快的,隔着薄薄的纱裙睡衣支起了两个极为清晰的翘点,如同熟透了的桑葚,翘立枝头等待着人们的采撷,它肉欲无比,像脉冲电波一样,不断撩拨着老离紧张而又兴奋的身体,让他迷失在这暧昧的房间里,乃至围裹在身的浴袍渐渐松垮都没有意识到。
--
  「嗯~多精神啊,嘻嘻~帅哥一个……啊~」离夏放下手中的吹风机,端详着父亲的同时,扶着他的肩膀不断品评着,还像个母亲一样,不时地整理父亲的鬓角。就在这时,父亲身上的浴袍悄无声息地滑落下来,两腿间极为突兀之处简直太晃眼了,顿时引来离夏发出了一声羞媚着的娇吟,那水音儿颤颤,诱死个人了。-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