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与轻熟女嫖出来的感情
与轻熟女嫖出来的感情

与轻熟女嫖出来的感情

故事发生在大灾后的四川。身在知名大型民营企业附属建安公司的我,生活在北方的一个小城市,建安公司不是公司的主业,所以没有什么业绩压力,无忧无虑,自在逍遥。-
  由于母公司的副老总是看着我长大的哥哥,所以分公司从上到下对我都比较客气甚至奉承,配了一辆老款本田车,虽然有点老旧,但性能还不错。我的工作就是陪人吃喝玩乐。
-   年5月的一场大灾,扰乱了我平静的生活。灾难之后,几经争取,母公司接到了北川重建的大量工程。而我在老哥的训斥了不得不踏上了监工的旅程。
-   说起监工,其实也就是偶尔有兴趣就到公司一些工程去视察一下,名为视察,其实还是吃喝玩乐,所有的费用均由公司报销,这期间自然是走到哪,吃到哪,玩到哪,嫖到哪。唉,那是一段神仙般的日子,若不是女友催我回去结婚,我还想多呆一段时间。现在经常在梦中会想起那段疯狂的日子,疯狂的经历,呵呵,扯远了。
-   在四川也有来自伟大祖国各地的小姐,别的地方的就不说了,以我的经验,四川小姐的特点就是个子不高,骨架较小,但身上肉多,看起来娇小玲珑,脱光了却丰乳肥臀,美中不足的就是由于高原紫外线强,普遍皮肤较黑。但玩多了,就会有不同的收获,其中比较难忘的有一个25岁的歌厅小姐。下面就谈谈她的故事吧。
-   那年11月的一天,公司的一个小兄弟过生日,吃过饭后,有人提议去唱歌,于是一行5人直奔我们的窝点,这个歌厅的老板姓孙,东北人,其实他那儿软硬体都一般,但孙老板和我是朋友,(我给他介绍了不少朋友过去玩,最牛的一次,共有8个包房的人是因我介绍而去的,搞得我像个拉皮条的窜来窜去)。所以,我去全免,以我的名义去的包房费250全包(小费不含)。价格当然重要,虽然高消费的地方也去过,但本着勤俭节约的原则,自己人出去玩多数还是来这儿,这儿也好停车,并且只要我们提前打个电话,孙老板会把他压箱底的好货留着。不过这天说去时已经快9点了,想必没什么好的了,而且兴致也一般,所以也就没打电话了,直接过去。-
  果然小姐不多了,妈咪连忙打电话喊来几个,其中第二个吸引了我的注意,这个小姐1米65左右,穿着显然不太合身的短裙和低胸紧身T恤,露在外面的皮肤在朦胧的灯光下雪白抢眼,在四川女孩中很少见。长的还算可以,有点像某个明星,像谁倒是想不起来了,年纪很小,那个脸简直就是一个孩子的脸,一双大大的眼睛。有点babyface,脸上的表情可以用稚嫩、天真来形容,笑起来甚至有点憨憨的,可与她的脸极不协调的是那丰满的乳房,几乎要撑破那明显偏小的T恤跳出来,怎么说呢,反正就像张艺谋这个老淫棍在《黄金甲》中整的那个调调,只是她的更丰满,乳沟更深。小弟我的目光一下子直了,其他弟兄知道我就好这一口,都一脸淫笑地看着我,「就你吧」,我装着满不在乎地说,可暗地里,我却咽了一下口水。
-   在歌厅唱歌大同小异,无非是喝酒唱歌吃豆腐,比较有意思的是玩色子,具体玩法我记不清了,反正根据点数来奖惩,惩罚有喝酒、被摸、被亲、脱一件衣服;奖励有不用喝酒、摸别人、亲别人、穿一件衣服等。结果可想而知,顾客是上帝,我们既是参赛者,又是裁判,还是规则制定者,没多久,几个小姐的上衣就全脱光了,下面勉强留了条内裤,那个场面是比较让人喷血的。这下子,我的那位MM就脱颖而出了,乳房不仅硕大丰满,而且雪白滑腻、坚挺浑圆,毫不下垂。兄弟我从17岁失身至今,品过的女人不计其数,单论乳房,这个MM的绝对数第一,堪称绝品。那几条狼的眼光也直了,藉着奖励的机会,纷纷在我的那位MM的乳房上揉搓摸捏,这个MM显然没见过这种阵仗,胀红了脸,躲也不是,让也不是,只好求助地望向我,本来我是不会在乎这个的,可那天看着她无助的目光,忽然心软了,并且看着那几只狼爪子蹂躏她的胸部,忽然有点不满,就半真半假地说:「这是我的,不准你们动」,那几头狼只好流着口水,恋恋不舍地缩回了手。随后的过程中,我一直搂着她的肩膀,而她一来为了表示亲密,二来为了遮掩胸部,则一直搂着我的腰,所以她的MIMI就一直顶在我的腰上或胸前,那种柔软、弹性、滑腻、温暖,让我一会就勃起了,便搂着她进了跳舞间。
-   所谓跳舞间其实就吃豆腐,甚至吃快餐的地方,不过我们进去倒没干吗,只是搂着闲聊,当然偶尔也摸摸。可能因为我刚才给她解了围,并且小弟我虽然长得一般,但身高 1米72,斯斯文文,倒也称得上是衣冠禽兽,所以她对我的动作并不抗拒,话也渐渐多了。闲聊中得知她来自云南昭通一个偏远山区(这个地方靠近四川),名叫景菊(名字很有乡土气息),89年11月出生,也就是说当时她都还不到25岁,家里很穷,经常连饭都吃不饱。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在外打工,一个弟弟还在上学。妈妈在她 7岁时生病死了,爸爸到昆明打工,开始还寄过几次钱,后来就音讯全无了,跟着爷爷靠亲戚接济长大,读到初中就退学到昭通城里一个表姑家做保姆,因乳房丰满屡屡被表姑父吃豆腐,却被表姑认为是她勾引自己老公而被轰了出来,只好来投奔在昆明坐台的表姐,当天才到,穿的衣服都是她表姐的,难怪不合身。我并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但听她讲这些,我一下子觉得心情有些沉重,正如某位哲人所说:「阳光并未普照在每个人身上」。也许有人说我虚伪,矫情,傻B,但当时不知为什么,我总认为她说的是真的,并且真的有点同情她。后来看她说这些好像也很难过,我就把话题扯开,问她穿多大的胸衣,怎么会这么大,她说穿36的,可能是D杯,她也不知为什么这么大,她的妹妹比她小1岁,胸部和她的差不多大。(KAO,「经常连饭都吃不饱」,却能长出个36D的波,我那女友,家境富裕,从小养尊处优,却只有A杯,再想想那一马平川的章子怡、周迅,我只能感叹基因的神奇),摸得兴起,我就问她可不可以出台,多少钱,她说可以,但不知道价钱,???看我一脸狐疑,她说她今天才来,以前从没出过台,甚至连坐台都是第一次,不会吧?总不会让我碰到一个处吧?那倒不能放过,结果不是,她在昭通时被一个臭小子以谈恋爱的名义上过了,遗憾,不过第一次出台和我也不错(不要笑我,我也是第一次这么相信一个歌厅小姐的话)。当时已快3 点了,正好第二天我要去北川,便问她去不去,她有点犹豫,说得她表姐同意,我就让她把她表姐喊过来,过来一看,也坐过我的台,见是熟人,她表姐就同意了,只是讲她表妹还小,让我对她好点,我满口答应。由于她还没有手机,于是约好第二天中午1点她打电话给我,然后我去接她。
-   第二天中午1点,她果真打电话来了,问清地方,我连忙买了一盒「杜蕾丝」和一些吃的东西去接她。她还穿着昨晚那身衣服,只是加了一件外套。也没多的话,驱车直奔汶川而去。
-   开出成都大概有半个小时,她就有点昏昏欲睡了,我把坐椅放下来让她睡,睡了约半个小时就醒了,这时也没什么好聊的,我就拿出我的PSP给她看,上面正好有我前几天下的一部A片,自然是不怀好意地让她看这个,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她还是开始看了,慢慢地她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了,脸红红的,原来平放的双腿也开始扭来扭去,见此情形,我就把右手抻进了她的胸罩里抚摸起她的乳房,这时从她的鼻子里发出轻微的「嗯、唔」的声音。于是我又把手伸进了她的短裙和内裤之间轻轻地抚摸她的阴唇,没几下,内裤就湿了,她扭动得更厉害,PSP也不看了,闭着眼睛躺在坐椅上,脸上是又享受,又难受的表情。我又把手伸进内裤里面,这时她的下面已非常湿润,肥厚的阴唇上、大腿内侧以及阴毛上都湿漉漉、滑腻腻地尽是爱液。我在她的阴唇上抚摸了几下后,就把中指顺着那条裂缝一下子插了进去,她「啊」地叫了一声,随即咬着下嘴唇强忍住,我的中指在里面抽插了几下然后用力向后扣动,刺激她的G点位置。她分泌的水随着我的扣动越来越多,只是没几下,我的右手小臂就感到有点累了,想抽出来,没想到她却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右手不让抽出,并且把短裙和内裤褪到了膝盖下面,双腿也张开了,看着她那淫荡的表情、雪白性感的臀部、肥厚红润的阴唇,我的大鸡巴也早就硬邦邦的了,真想停下车来狠狠地干她,但却一直没有出口,其实即便有也不可能在路边干。只好继续前行。手也一直没停,咬着牙坚持。这个姿势太别扭了,左手把着方向盘,右手在女人阴道里扣动。我的右手小臂感觉越来越酸、越来越麻,好在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终于在「啊」的一声后放开了我的右手,整个人瘫软在坐椅上呼呼地喘气,我也赶紧把麻木的右手抽出来活动一下,只见中指上沾满了乳白色的爱液,而她屁股下的坐椅上也湿了一滩。够淫的。
-   车还在高速行驶,她缓过劲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是不是就是性高潮?」,这让我很意外。原来她的那个所谓男友比她大不了多少,每次做爱都是急吼吼地进去,急吼吼地抽插,没几下就射了。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感受,我让一个25岁少女享受到人生的第一次性高潮,这让我自豪,可让她爽的不是我的大鸡巴,而是中指,这又让我有点尴尬,而这发生在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车里,又给这个感觉增加了几分怪异。可能没几个兄弟有过这种体验吧。不过也没时间管这个,因为我的大鸡巴还箭在弦上,就坏笑着说「你倒爽了,我怎么办?」她伸过手来,拉开拉链,把我的大鸡巴掏出来,我说学A片上的用嘴巴,她有些不情愿,但看我坚持还是弯下腰来,只可惜咱们身为黄种人确实惭愧,尽管我把坐位放低,方向盘调高,身体也尽量扭向她,她还是只能勉强含到一小半,还坚决不让我口暴,并且她的头在那儿动也影响开车,为安全计,只得放弃。不过心里暗自庆幸PSP上的A片是日本的,要是欧美的长枪,可就糗大了。
-   四点左右,到了汶川,工程部的项目经理的电话也打来了,说已备好饭局,让我到了就过去,看她的衣服实在不合身,我就带她去买衣服。要买到和她的脸与胸部都相配的衣服还真难,最后好不容易买了一套好像是「淑女屋」这个牌子的白色长裙,又买了一双高根鞋,这么一穿上,还真漂亮,既有少女的青涩、清纯,丰满的胸部又有着诱人的性感。想到她的胸罩和内裤都很低档,并且内裤在车上被我摸湿了,我又带她到内衣店买了两套内衣裤,其中包括我不怀好意特意挑选的一套黑色蕾丝花边、半透明的。她试内衣时,我在外坐着抽烟,饶有兴趣地看着形形色色的女人,店里的营业员则一脸鄙视地看着我,心里肯定在说「这个啃嫩草的大叔(我比她大7 岁),真够色的」嘿嘿。-
  买完后,先去酒店住下,一进房间,我就迫不及待地拉她到镜子前试衣服。25岁的少女当真是青春无敌,皮肤雪白,滑如凝脂,丰满挺翘的乳房和屁股,把本来略嫌丰满的腰也显得纤细了。换上那套黑色的内衣裤,简直就是淫荡。我如何还受得了,三两下脱掉她的内裤,就在镜子前,让她双手撑在洗脸台上,采用后进式,狠狠地抽插起来,看着镜子里她咬牙强忍的表情,因弯腰而更显硕大的乳房随着我的抽插一耸一耸的,听着她雪白丰满的屁股和我的小腹撞击发出的「啪啪」声,简直是人间至乐。这一次,因为只是为了我享受,结果不到5分钟就射了。-
  简单洗一下后就去吃饭。饭后按惯例是要去找乐子的,因我带了个MM,他们就散了,我则带她闲逛了一会,就回酒店了。当晚又做了一次,把能想到的体位都做到了,口交、乳交也偿试了。口交感觉一般,她也不太会这个。乳交就很爽了,她那个乳房简直天生就是为了给男人乳交而生的。第二天早晨又做了一次,虽然她没有什么经验,但胜在青春性感,能满足我的征服欲,我也尽力表现,她又有了几次高潮(说来惭愧,在我嫖过的所有小姐中,她是唯一享受到性高潮的)。具体细节就不讲了,狼友自己体会,反正过程大同小异,感受各有不同。
-   第二天我们飞去了大理古城,住进了洋人街一家比较有名的客栈,白天租了辆双人自行车和她在洱海、苍山等地游玩,玩的也很开心,看着她的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兴奋,我也感到高兴。这时我可能已没把她当一个花钱就可得到的小姐了(说实话,有些人不把小姐当人看,我不敢苟同,小姐也是人,人格上和我们是平等的,她们只是选择了一条不同的而且不被传统社会道德接受的生活方式而已,都是为了生活并且生活得更好一些,你无法救赎她们,就无权指责她们。对她们好一点并不是自欺欺人,当你不把她们当成泄慾的工具,而是当成性伴侣,那么你和她们做爱时,从生理到心理都会有不同感受)。晚上就在古城的酒吧里喝酒,回到客栈后,除了做爱,还是做爱。这一路她很是吸引了一些目光,在酒吧里,时常有老外色迷迷地来搭讪,让我很是有面子。在古城住了两天后,就回昆明了。送她到住的地方时,我又拿了300元钱给她,她不要,说我给她买了这么多东西了,这是她第二次让我感到意外,就牛哄哄地说:「这点钱,小意思啦,就当我支援你弟弟上学吧」,她这才收下。-
  有了这次经历,她对我的感觉就不一样了,除了钱,可能还有我对她比较好甚至有那么一点点爱护的原因吧。只要我过去,她一定会来陪我,即使已坐了别人的台,也会抽空溜过来陪我说说话,喝喝酒。后来我又带她出去玩过几次,她也很乐意陪我出去。在我生日时居然还自己织了条围巾送给我。这是她第三次让我感到意外。不过我和她之间也仅限于此,如今这社会,人与人之间偶尔能有一点点朋友的感觉就很不错了,即便她是一个歌厅小姐,有一次孙老板半真半假地说她几乎是我的专陪,要不我乾脆把她包下来算了,包养我倒没想过,不是因为钱,也不是因为她是一个小姐,而是因为要包养一个女人,得有一些交流和沟通的精神层面的东西,而我和她,除了性爱,就没有其它的共同语言了,她毕竟初中都没读完,所以我严肃而坚决的拒绝了。
-   我和她的交往当时也快结束了,因为当时女友天天催我结婚,连两边的老头老太太都打来电话催,我只好恋恋不舍地准备回去了,正好打算离开云南前,把云南省内一些没去过的地方去玩一遍,就再次也是最后一次带她同行。
-   这一次出去,玩了10天,足迹遍及玉溪、西双版纳、瑞丽、红河等地,在河口时,甚至还偷渡到越南遛了半天。白天就是开车,吃特色,看风景,晚上就是找酒吧喝酒,然后回酒店做爱,其间值得一提的是在传说中的男人天堂、嫖娼圣地--河口,特意叫了一个越南MM来体验双飞,只可惜这个越南MM年纪更小,也不会玩,射了两次勉强凑够双飞之意,也没感觉到什么特别的。另外有一天开车到一条人迹罕至的山路时,一时兴起,跑到山上来了一次阳光下的野战,刺激倒是刺激,只是担心停在路边的车,而她又说地上的树枝咯得她背和屁股疼,最后只得她弯腰扶树,我用后进式,快快做完了事,我倒是爽了,她却不尽兴。
-   离开的前晚,又把她喊到我住的地方,狠狠的做了一晚上,第二天走时,我给了她5000元钱,她说要去机场送我,我没让,而是送她回去,在她住的地方分别,走时居然有些许伤感。
-   人的一生,总会有许多不同的体验,也会有一些比较特别的记忆,和这个25岁歌厅小姐的经历就这样结束了,虽然只是生活中的一个插曲,但毕竟是一段难忘的经历。现在我在抚玩老婆的A罩杯时,偶尔还会想起她,想起那对我曾经拥有过的,带给我无穷快乐与享受的36D的乳房。-
  回来以后,我把一张合影放在了我们办公桌前,那是我们公司援建的XX(我家乡的地名)大桥的剪彩典礼。合影中我的身边有一个小姑娘。妻子(当时的女友)的追问下,我的答覆只是,这是当地某单位工作人员,当然,妻子也提出了她的疑惑,有这么年轻的工作人员么?我想她真正的疑惑是:她看你的眼神中为什么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不是爱?